无人铁路

=空轨/墨痕,一款不怎么人性化的赛博守宫
破写文的,cp跨度大且长,热爱开坑但懒得填坑,会因三次繁忙突然几个月不更
无论如何,希望你喜欢我的故事

躯壳装不下灵魂

*很迟的莱茵生命漫画读后感(?)

*很短很草的短打,包含塞总辖要素



“我的躯壳装不下我的灵魂。”克丽斯腾说。


那时她们经常散步到很晚,赶在门禁前的最后一刻回到宿舍。刚踏入高等学府的年轻人有太多说不完的话,白日里的课业几乎占尽了脑容量,于是她们便在黑夜里挤出时间。


她们喜欢漫步在图书馆前的那片草坪上,看着十四根石柱与古希腊哲学家的名字,明灭在图书馆星星点点的火光之中。天黑了,但有些东西永远不会熄灭,比如教学楼外闹市的霓虹,比如她们途径的那一路街灯,比如她们刚刚听见的鸣笛声,消防车将要到达之处的火灾,比如理想。克丽斯腾总是会轻声呼唤旁边的友人,指向她们头顶上的那片星空。偶尔她们会在草坪上躺下,这样不用抬头便也能看见星星了。


“我真想知道我们看不见的宇宙里有些什么。”每当她好奇却又带着些野心谈起那些遥远的目标时,笑容总是会更加真切。她明明不是天文系的学生,却对星星有着一种超乎寻常的热情。


是啊,我们有很多不知道的东西。塞雷娅感叹着,想到自己的毕业论文还有一大段需要修改的地方。有时她总是不明白克丽斯腾如何做到在实验室与舞会间灵活辗转,还有时间陪她去体育馆练拳。高跟鞋,修身礼服裙与谈话技巧好像是她本来的一部分,而非礼仪强加的束缚。


克丽斯腾是个野心家,理想主义者,那种会真的想要造一艘飞船,去触碰真正的星星的人——不惜任何代价的那种。


我是为了真理而进入科学界,而非为了权力与金钱。克丽斯腾的话语掷地有声。她们同样优秀,同样厌恶逐渐变质的科研环境,同样想在这个城市里找到自己的容身之地。


克丽斯腾的躯壳装不下她的灵魂。


塞雷娅比谁都要清楚。


当她们悄悄逃到阳台上吹风,看脚下的消防梯一路延伸时,塞雷娅比谁都要清楚。当她们从醉意蹒跚的地铁中被放出来,赶向目的地时,塞雷娅比谁都要清楚。当她们在两台电脑前不停回响的键盘声中抬起头,看着堆成一摞的书时,塞雷娅比谁都要清楚。


于是在那个夜晚,当她们逃出酒会,一同俯瞰哥伦比亚的灯火时,塞雷娅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克丽斯腾的邀请。


只是塞雷娅不知道,这座在她们的双手下建起,逐渐繁荣的莱茵生命,对克丽斯腾的灵魂来说还是过于渺小。这座城市没有她的容身之处,她只想一直往上飞,飞过消防梯,飞过树冠和云层,直到城市在她的脚下化为星空。


没有什么能装下克丽斯腾的灵魂。



end

评论 ( 4 )
热度 ( 52 )

© 无人铁路 | Powered by LOFTER